分享

看韓寒|《長安亂》讀後筆

前陣子有緣看見另外一種脫世的文字,韓寒的文字。
每當見到足以令人起雞皮疙瘩的文字,我都會特別興奮,因為有幸,生命的厚度又得以繼續積累下去。
為何稱之『脫世』,因為這些文字看上去有四五十歲,可寫這些文字的人當時只有十六七歲。
這些文字乘載著那些意涵,在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裡通常死的比墜樓還快,可這些文字我們現在仍然見的到。
(據說他不時在網上發表的文字,『被消失』的速度真的比墜樓還快)
有時在想,為何一個十六、七歲的孩子腦中能夠產生出那樣的文字和對白,產生文字與發明很類似,
愛迪生如果沒有一定的科學理論架構,無法憑空發明出電燈泡;沒有一定的人生智慧的積累,也很難產生讓讀者產生共鳴的文字。
不久《三重門》橫空出世,讓當時中國文壇震驚不已,對這樣的年輕作家十分好奇,《三重門》裡大量黑色幽默反諷著的似乎像是自己,
有點懷疑韓寒十六、七歲時,是否具備那樣的智慧,也有人說,他是以知識寫作,而非智慧。那都無所謂,至少那樣的文字如以讓大家產生共鳴。
他高中肄業,高一時被當了七科,留了級,隔一年仍然被當了七科,最後選擇退學,專心寫作。
而他把自己當成一面鏡子,鏡面照映著當時的社會。
何為『幽默』,幽默是智慧文字化以後的結果,而最高端的幽默是黑色的。
又有人說過幽默是看見世道如此不智,無可奈何後,面對失望的最佳方法。
因而幽默感並非與生俱來,而是具有智慧才能散發。
成名以後韓寒不被世俗綑綁,選擇走一段屬於自己的路,他當了職業F1賽車手,還去當了導演,前幾年他在不到四十歲的年紀,退休了。
每個人的經歷都有所不同,將自己的經歷活到登峰造極,才能被人記住,哪怕他連高中文憑都沒有。
《長安亂》是他二十三歲時的作品,再度將社會體制反諷的體無完膚,書名就有點意思,長安與亂。
有時間可以翻翻,有趣。
儘管他的爭議不少,自古針對才華洋溢的天才的非議也沒少過,就當作一頁頁傳奇故事了。
節特別錄幾段我覺得很棒的段子
『遲早的事情永遠是早的比遲的好,因為倘若事情是遲早的,事情帶來的結果也是遲早的,一切都是一樣的,為什麼不早點發生?』 - 長安亂
『有些事是命裏帶來的,你不能與命換,除非你拿命換。』- 長安亂
『在這個社會裡,囂張的人必定有自己的絕活,因為沒絕活的囂張一次,基本上就都掛了』- 長安亂
『長安,多好聽的名字,國都,那地方除了從來沒有長安過以外,別的什麼都好』 - 長安亂
『師父寫下:時,空,皆無法改變,而時空卻可以改變。這很難理解。我的早期理解是一個逗號可以改變一切。師傅說:不,你仔細看。我說:上句和下句就有一個逗號之差別。師傅說:你只看到表面,你仔細看,差別不只一個逗號。從日出到日落,我將手上捧的字看到快不認識了,師父將我叫入房中說,你看出差別了嗎?我說,我只看出一個逗號的差別。師父說。你已經離答案很近,但是離答案越近,變越容易找不到答案。我跪在地上求師父參破。師父說:看,其實是兩個逗號。』
#韓寒  #長安亂 
分類:藝文

-在因上努力,於果上隨緣,無喜無樂,不憂不懼。僅以無所住佈施 —— 眾生的經

評論
下一篇
  • 乾陵|萬壽疆域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