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

《金剛經》|一相無相分 第九


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須陀洹能作是念,我得須陀洹果不?」須菩提言:「不也。世尊!何以故?須陀洹名為入流,而無所入;不入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、法。是名須陀洹。」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斯陀含能作是念,我得斯陀含果不?」須菩提言:「不也。世尊!何以故?斯陀含名一往來,而實無往來,是名斯陀含。」「須菩提,於意云何?阿那含能作是念,我得阿那含果不?」須菩提言:「不也。世尊!何以故?阿那含名為不來,而實無不來,是故名阿那含。」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?阿羅漢能作是念,我得阿羅漢道不?」須菩提言:「不也。世尊!何以故?實無有法名阿羅漢。世尊!若阿羅漢作是念,我得阿羅漢道,即為著我、人、眾生、壽者。世尊!佛說我得無諍三昧,人中最為第一,是第一離欲阿羅漢。世尊!我不作是念:『我是離欲阿羅漢。』世尊!我若作是念,我得阿羅漢道,世尊則不說須菩提是樂阿蘭那行者,以須菩提實無所行,而名須菩提,是樂阿蘭那行。」
佛陀說:「須菩提!你認為須陀洹在修行之時,會認為自己已達到須陀洹的果位嗎?」
須菩提回答:「世尊!不會的,為什麼呢?因為須陀洹名為入流,可其實無所入,須陀洹是超脫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、法,因此才會被稱為須陀洹。」
佛陀問須菩提:「須菩提!你認為斯陀含在修行的時候,會自認為已達到須陀含的果位了嗎?」須菩提回答:「世尊,不會的!為什麼呢?斯陀含的意思是一往來,但其實已是無往來,他的心中必須放下這個果位的念頭,才能稱為斯陀含。」
佛問須菩提:「須菩提,你認為阿那含在修行的時候,會有達到阿那含的念頭嗎?」須菩提回答「不會的!世尊,為什麼呢?因為阿那含雖然是不來,但心中必須放下來與不來的分別,他才能夠被稱為阿那含。」
佛問須菩提:「須菩提,阿羅漢在修行的時候,會有達到阿羅漢果位的念頭嗎?」須菩提回答「不會的!世尊,為什麼呢?因為並沒有真實的法,稱為阿羅漢,如果有阿羅漢的概念,那還存在著我、人、眾生、壽者的分別心,就不能被稱為阿羅漢了。」
須菩提繼續道:「世尊!您曾說過我已得無諍三昧,是人中第一,是第一位超脫人、我的離欲阿羅漢。但是,世尊!雖然佛陀如此稱讚我,可我並沒有我就是離欲阿羅漢的念頭,世尊!我若有了我已達到阿羅漢果的念頭,如此一來,世尊便不會稱讚須菩提是樂於寂靜的阿樂那行者。正是因為須菩提實是無所為,佛陀才會稱須菩提是樂阿蘭那行。」
📖須陀洹|是聲聞乘的初果位,像是第一階段,鳩摩羅什翻譯為『入流』,而玄奘法師是譯為『預流』,前者是初入聖人之境,後者是預入聖人之境。
📖斯陀含|是聲聞乘的第二果位,鳩摩羅什譯為『一往來』,便是說修到此果位的人,命終之後到天上去做一世天人,此乃『一往』,接著會再輪迴至人間一次,此乃『一來』;如此一來一往之後,便不用再來到人間受生死之苦。
📖阿那含|是聲聞乘的第三果位,鳩摩羅什譯為『不來』,而玄奘法師譯為『不還』,都是斷盡世間一切煩惱的聖人,未來將生在色界或無色界,不用來人間欲界受生死之苦,因為不再來,所以稱為不來。
📖阿羅漢|這是聲聞乘中的最高果位,實為已入涅槃,無生無死,了脫三界。
📖無諍|梵文翻譯過來的因譯就是『阿蘭那』或『阿蘭若』,意思代表寂靜之處,或是放下分別心,了無分別。亦可視為遠離村落的林野,後被引為寺院的別稱。
-
這分的核心,再說明如何是真正的『得道』?
我們從小到大的求學階段,總是需要修得學分,證明你學會了,才能領取畢業證書,
可在佛法中,你若心中想著我得道了嗎?這是一種執著的念頭,有了執著,即非得道。
真正得道了,便是如須菩提一般,無所作為,亦無所住。
而真正對學習、學門有興趣的人,應該不太會在意自己究竟有沒有那一張畢業證書。
因此佛陀用這一分,告訴眾人,實無果可證,當心中存著有果證時,那便是妄念。
這邊從張宏實先生的著作中,看見星雲法師對此分的看法,儼然精闢。
星雲法師解釋,「本文敘述的『般若實相』,是非有相非無相,非一非異相,離一切相,即是實相。而非有相非無相,非一非異,就是『一相無相』的意思。」
-
每讀到此分,見著四果位的來與不來,心中都會興起疑問,
『我究竟為何而來?』
分類:心靈

-在因上努力,於果上隨緣,無喜無樂,不憂不懼。僅以無所住佈施 —— 眾生的經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《金剛經》|依法出生分 第八
  • 下一篇
  • 《金剛經》|無得無說分 第七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