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

分享

《差一點,我們就能成為兄妹》


這回來講個老掉牙的故事,至今還是會出現在深夜無眠的時刻。
曾經,我差點有個妹妹。
那年我跟她差5歲,
今年我跟她差了22歲。
我的母親生前,從事護理師超過二十年,在我十歲時的某一天,媽媽從醫院打回家裡跟爸爸說,今天會有一位小妹妹來家裡,讓我們有心理準備。
渾身惡臭,應是許久沒有洗澡,那天她右手臂骨折被送進媽媽的病房,頭頂上沒有頭髮,看似被剃光了,小鳳的生父說,她自己跌倒,手骨折了,那是一個極度重男輕女的家庭,
這些艱難的真正原因,不細究。
媽媽見她家裡環境沒辦法為她的傷提供良好的照顧,便決定將小鳳接回家裡。我仍然記得,第一次見到小鳳的驚訝,清秀的臉,卻頂著光頭,小小的身軀跟右手大大的石膏有些違和,最讓人不捨的,是她那對這個世界充滿懷疑的眼神。
我跟哥哥早已準備好《龍貓》的DVD,讓她坐在電視前,緩解緊張。當天晚上我們才知道,她連話都不太會說,詞彙量極少,甚至不知道如何上廁所。
沒關係,我們從頭教起。
那一個月,一家四口多了一位,她的笑容變多,但仍然極少開口說話。小鳳每天跟著媽媽去醫院,晚上就住在家裡,靜靜的陪我看電視、看哥哥打電動,偶爾聽到音樂,會跟著哼出非常微小的聲音。爸媽希望將小鳳過到我們家,成為我們真正的一家人,他倆不止一次提過,想要有個女兒,奈何小鳳的生父堅持不肯。
一個多月後,小鳳拆手臂的鋼釘,聽媽媽轉述,小鳳拔鋼釘時,一聲都沒吭(拔鋼釘不打麻藥)而我們跟她的緣分也到頭了,媽媽沒有立場再留著她。
分離那天,那個連拔鋼釘都不吭的女孩,在門口嚎啕大哭,哭聲貫穿我心臟。
之後家裡像似默契一般,對小鳳絕口不提,因為媽媽光想到就會掉眼淚。
-
數個月後,媽媽在報紙上看到一則孩童在南投中寮附近溺水的新聞,那是身為母親才會有的靈光,媽媽打去問,才知噩耗。
一連幾天媽媽都被遺憾淹沒。可媽媽不知道,當換她走時,我的遺憾在一夜間,連須彌山都能淹沒。
其實這樣是好的,小鳳能離苦,早日投胎至尋常人家。可說來諷刺,她來家裡的第一個晚上,看的是《龍貓》,同樣都是純真的女孩,卻沒有等到她的龍貓公車。
-
還有多少這樣的孩子在世界的各個角落,
他們沒有權利交朋友,
他們沒有權利煩惱要讀書還是打電動,
他們沒有權利想明天要吃什麼,
他們甚至連長大的權利都沒有。
而你。
-
我沒有如此宏願,要為這些生命如何,僅願能以此生修行,許她們倆個來世,
圓滿,煙火人間。
分類:心靈

-在因上努力,於果上隨緣,無喜無樂,不憂不懼。僅以無所住佈施 —— 眾生的經

評論
上一篇
  • 《找自己的答案》—菩薩寺
  • 下一篇
  • 《我走過的河南》
  • 更多文章
    載入中... 沒有更多了